第二十二章荐诸葛徐母全高义7

  曹仁就将以往的经过和曹操说了一遍。

  “丞相,我把樊城丢了,安罪当斩。但是丞相,你应该重赏李典,他多次冒死劝我,我不听,这才失去了樊城!还望丞相明察!”曹仁说。李典,字曼成。

  “这个不必你说,曼成我自会重赏。但是我就不明白了,你跟了我多少年了,大小战役也打了不少,樊城我也给了你三万军马。刘备这人我知道,按理来说你不应该败得这么惨。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可知道?”曹操说。

  “回丞相,我调查过了,刘备最近新拜了一个军师叫单福,就是他为刘备出谋划策,我这才败得如此惨!”曹仁说。

  “这个单福是何人,你可知道?”曹操说。

  “不曾听说过,可能就是一个无名小卒而已吧!”曹仁说。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回去休息吧!别忘了好好反省一下自己!”曹操说。曹仁就下去了。

  曹操心说:哼,人家都把你打成这样了,还无名小卒呢!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看来我得先了解一下这个单福。

  为什么曹操没砍曹仁的头,而且除了责备他几句之外,连打都没打他?那是自然,曹仁可是人家曹操的从弟,再说了曹仁跟着曹操也立下过许多汗马功劳,骂他几句也就够了,哪里舍得砍他的头和打他啊。曹操又封赏了李典,让他也回去了。

  曹操随后找来了文臣武将一起开会,把曹仁丢了樊城一事说了一遍。

  “刘备的这个军师单福,你们有谁认识或听说过吗?”曹操说。

  大家议论纷纷,但是没有一个人认识,曹操最后无奈,只能暂且散会吧。

  曹操有个谋臣叫程昱,字仲德。他本来是请了病假在家休息的。听说丞相正在到处打听一个叫单福的人。心说:丞相怎么会知道单福?不行,我得去见见丞相。

  程昱带着病就来到了丞相府。

  “仲德,你病未痊愈,应该好好在家休息,怎么来找我了,有什么急事吗?”曹操说。

  “谢谢丞相关心。我听说丞相正在打听一个叫单福的人,是吗?”程昱说。

  曹操就把曹仁丢樊城一事简单地和程昱说了一遍。

  “怎么样,仲德你知道此人?”曹操说。

  “我与他有过一面之交!”程昱说。

  曹操一听就来精神了,手扶桌案,身体微向前倾。

  “快跟我说说此人怎样?”曹操说。

  “这个……丞相你叫我怎么说好呢!”程昱说。

  “这样吧,他比你怎样?”曹操说。

  “那根本没法比啊!”程昱说。

  曹操听了有点泄气,又靠坐回了椅子上。

  “难道樊城一战,只是刘备运气好而已?”曹操说。

  “丞相,你听我把话说完。我说的是我和他比,他胜我十倍百倍,我根本没法和人家比!”程昱说。

  曹操一听又来精神了。

  “哦?能差这么多吗,这单福真有这么厉害?”曹操说。

  “有过之而无不及!”程昱说。

  “哎,可惜啊可惜,这么好的一个人才怎么就保了刘备了!”曹操说。其实曹操后面还有话,不过他没说出来。现在让曹操头疼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东吴的孙权,另外一个就是刘备,不过刘备身边一直都没能人也没有人马,就只有关张赵一直跟着他,所以曹操打算稳定了北方的内外局势之后再消灭刘备,没想到现在也不知道刘备哪请来了一个这么厉害的单福,这还得了!看来刘备要羽翼丰满了啊,到时候我要杀他可就不那么容易了,这可怎么办?要是能挖了刘备的墙脚,让单福归顺于我,那就好了。

  程昱多聪明,他一听曹操这话就知道丞相想得到单福来辅佐自己。

  “丞相,你可知道他叫什么?”程昱说。

  “曹仁说了,他叫单福啊!你不是也知道了吗?”曹操说。

  “不对,单福是他的化名,他的真名叫徐庶,字元直。颍川人氏!丞相,你可想得到徐庶?”程昱说。这正中曹操的下怀。

  “哦?仲德,他都投了刘备了,还能为我所用吗?这个不太可能吧?”曹操说。

  “丞相,我有一计可使徐庶自己乖乖的来到许都。”程昱说。

  “仲德,你有何良策,快快说来!”曹操说。

  “徐庶的父亲早亡,是他的母亲辛苦的把他拉扯大的,所以他非常孝顺母亲。倘若我们将徐母接到许都,让她写封信叫徐庶来许都,徐庶见信必定来许都,这不就可以了吗?”程昱说。

  “仲德妙计!不过就算徐庶肯来许都,这刘备能放他走吗?”曹操说。

  “丞相不必担心,刘备以仁德自居,我料他不会阻拦的!”程昱说。

  “那就依仲德妙计!”曹操说。

  就这样,程昱备了厚礼来到了颍川徐元直的家里,见到了徐母,程昱拱手施礼。

  “老人家你好,我是元直的好朋友程昱程仲德,前些天元直去到了许都,却不小心得了重感冒,后来还发烧了,而且烧得还不轻,我就把他接到我的家里来,请来许都最好的医生给他看病,后来病好点了,但是又不知道得了什么并发症,病情又变得十分严重,整天迷迷糊糊的好像说梦语,嘴里还不停地喊着母亲母亲,我想他一定是想念您了,于是我立刻让家人备马,日夜兼程马不停蹄地就来找到您了!为了元直,我希望老人家早点跟我一起去许都,若是去早了母子还能见上一面,若是去晚了,我怕……”程昱没再说下去,不过谁都能听得懂是什么意思。

  程昱这话太厉害了,说得徐母惊恐万分心惊肉跳,坐立不安,十分的担心自己的儿子,她简单的询问了程昱一些问题,再看程昱这人彬彬有礼,还带了这么多礼物来,心想:看来他说的是真话,他也没必要骗我,就我这一个老太婆,能有什么给他骗?

  再加上一听到自己的儿子病情严重,命在旦夕,徐母的心神已经慌乱了,来不及细想,也就相信了程昱说的话,收拾了一下就跟着程昱来到了许都。

  等一到许都,徐母就明白了,长舒了一口气,原来是这么回事。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艳隋岳母在上[综]极品贴身家丁征服三国从蔡文姬开始最强猎人阵亡名单草民遇三国试炼三国系统三国之黄巾蔽天帝女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