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荐诸葛徐母全高义8

  原来自己是被程昱给诓骗来的,不过这也好,起码说明自己的儿子没病,活蹦乱跳的。不过这被骗的滋味确实让徐母也很不痛快,她瞪了程昱一眼,也没言语。程昱有点做贼心虚,没敢直视徐母的目光,就把徐母安排在了自己府里的一个僻静小院子住下了。

  徐母也没有办法,她一个老太太就算反抗又有何用?只得听从人家的摆布,不过程昱这人倒是挺好,对徐母并无半点不敬,就好像对待自己的母亲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限制了徐母的人身自由。

  安顿好了徐母之后,程昱就来找曹操复命。

  “丞相,我已经把徐母给接来了。”程昱说。

  “好,仲德你做得不错。走,随我去看看老太太。”曹操说。

  曹操来到徐母的小院子后,非常有礼貌,并没有直接进去,就在院门外,让人先去和徐母通报一声。

  徐母知道,自己就算说不见,那也不管用。那就有请吧!

  曹操就进到了屋里,首先就给徐母深施以礼。

  “曹孟德,见过老人家,有礼了!”曹操说。

  这是非常难得的。这么大的一个丞相,权倾朝野的大大官,对一个庶民老太太施这么一个大礼,不说等级制度那么分明的古代,就算是现在,估计能做到曹操这样的,也不多吧?!

  按理来说徐母应该感动的一把鼻涕一把泪,赶紧起来扶起曹操,然后自己再跪下来嘣嘣地磕几个头。

  可是这些徐母通通都没有做,老太太就稳稳当当的坐在那里,看着曹操,也不言语。把这么大的一个丞相就戳在那里,连个座都没让!

  曹操一看,这老太太也真是的,连个座都没给我让,得,你不给我让是吧,我自己给自己找个座去。

  “啊这个……我向老人家告个座。”曹操在旁边找了个座位就坐下来了。

  “老人家,徐元直可是你的儿子?”曹操说。

  “正是犬子徐庶!”徐母说。

  “他在新野县跟了反贼刘备一起造反了,攻城略地,你可知道?”曹操说。

  “我儿忠义,怎会造反?真是一派胡言!”徐母说。

  “老人家说的是,我也知道元直是不可能造反的,但是他现在受了反贼刘备的妖言蛊惑,才会误入歧途。仲德经常跟我说,元直不但人好,而且非常有才华,像他这样的人才非常难得,如果他弃暗投明,来到许都,我一定向天子保奏,元直定然可以高官得坐骏马得骑,岂不是光宗耀祖,老人家你也可以安享晚年,何其快哉!何必和那反贼刘备兴兵造反,整天担惊受怕,不知何时马革裹尸。”曹操说。

  曹操这话可说得很厉害,既威逼又利诱,首先说元直现在造反了,这造反可不得了,在封建社会那是最重的罪,不但自己要被杀头,还会连累全家。但是呢,只要他弃了刘备来投我曹操,那他不但死罪可免,还可以高官得坐骏马得骑,老太太你也没事了。

  曹操这是想吓唬一下徐母,他偷眼想看看徐母现在的表情,哪知道人家徐母也是个聪明人,她根本不吃这一套,还是稳稳当当的坐在那里,表情跟刚才一样。

  “你说的这个刘备,是什么人?”徐母说。

  “哦,这个刘备乃是一个反贼,一个大骗子,他冒充当今天子的皇叔,到处招摇撞骗,蛊惑人心,想要跟朝廷作对。这个刘备很会做表面功夫,以仁德的外表来骗取老百姓的信任,很多人都上了他的当,其实他就是外君子而中小人。他能骗得了天下人,却骗不了我曹孟德。因为他曾经投靠过我,后来又背弃信义,诓骗走了我五万人马不说,反过来还跟我作对。你说元直现在跟了这样的人,这不是误了元直吗?”曹操真以为徐母不知道刘备,就跟徐母说了这么一大堆刘备的坏话。自己儿子跟了这么一个反贼坏人,那不得也跟着学坏啊?徐母一想到这,肯定比我曹操还着急着将徐元直叫来许都,弃暗投明。

  但是,他想错了。徐母一拍桌案,只听得“啪”的一声,差点没把曹操吓得从椅子上滑溜下来。

  “真是一派胡言!你莫要欺负我一个老太婆,以为我头发长见识短,我读书虽然不多,但你也骗不了我!刘备,乃汉景帝之子中山靖王之玄孙,当今天子之皇叔,四海之内无人不知刘皇叔是仁德的君子。而你曹操曹孟德,名为汉相,实为汉贼,你挟天子以令诸侯,谁要是不服你,你想打谁就打谁,想灭谁就灭谁。我看你曹阿瞒才是外君子而中小人!”(阿瞒是曹操的小名)徐母把曹操痛骂了一顿,似乎还不解气,她顺手抄起桌子上装着开水的茶壶,朝着曹操的脑门狠狠地就砸了过去。

  咻~叮呤咣啷。茶壶摔地上碎了,没砸到曹操,倒不是因为徐母这手感不好砸得不准。而是曹操给躲开了,虽然现在上了点年纪,人也发福了,但曹操年轻的时候毕竟也是一员虎将,这一茶壶他还是能躲得开的。

  但是曹操顿时就火冒七八丈了,他噔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怒视着徐母。

  “来人啊,给给,给我把这老太婆拖出去砍了!”曹操怒吼道。

  门外有刀斧手,接到丞相的令,进来刚要将徐母绳捆索绑拖出去。

  “丞相且慢,徐母杀不得啊!”程昱急冲冲的就跑了进来,冲着刀斧手一挥手,意思是让他们先下去。刀斧手看了看曹操,曹操点了点头,意思是你们听程昱的,快下去吧。刀斧手就下去了。

  “仲德,她太放肆无礼了,你为何阻拦于我?”曹操说。

  “丞相,你且随我来!”程昱说着就把曹操拉到了另外一间屋里。

  “丞相,徐母杀不得啊!”程昱说。

  “为何杀不得?你刚才在门外,难道就没有听到她是怎么骂我的吗?不但骂我,还要拿茶壶来行刺我,这还了得!我若不杀她,难出我心中这口恶气!”曹操说。

  “丞相,就算这样,你也不能杀她!”程昱说。

  “仲德,你这是何意?”曹操说。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艳隋岳母在上[综]极品贴身家丁征服三国从蔡文姬开始最强猎人阵亡名单草民遇三国试炼三国系统三国之黄巾蔽天帝女有毒